观点&趋势

PERSPECTIVES & TRENDS




电话:023-63876532

地址: 重庆市渝中区翠湖天地SOHO2312 

新趋势 Vadding View

您的位置: 首页> 观点&趋势> 新趋势

阴阳师两周年:由火爆到式微,资深玩家为何多选择“弃坑”?

发布日期:2018-09-21

9月19日,阴阳师开启两周年庆典。

这款网易出品的和风巨制卡牌手游《阴阳师》两年了,小江也断断续续地玩了两年。现在身边的朋友除了她,就只有两个人还在玩了。“我现在在朋友圈分享和《阴阳师》的内容,很多人就会留言说,你还在玩啊。”小江对刺猬公社说。

在圈内,像小江这样仍在玩《阴阳师》的人被称作“阴阳家”,她给我看了她辛辛苦苦积攒出来的"SSR全图鉴“,为了凑齐这些稀有式神,她辗转买卖了很多账号,也找了代练,终于“点亮”了图片中的每一位“美人”。

“过一阵又要出新的SSR和SP式神,好担心抽不到,强迫症凑不齐的话就会很绝望。”小江对刺猬公社说,“不知道这次转发杨超越还有没有用。”

2016,好看!好玩!欲与王者试比高

2016年是手游全面爆发的一年,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提供的数据,2015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出版游戏约750款,其中移动游戏占49.7%,第一次超过客户端游戏。到了2016年,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出版国产游戏约3800款,其中移动游戏约占92.0%。

2016年9月,《阴阳师》上线,那个时间,市面上最为流行的还是《天天酷跑》这类的跑酷游戏或者《皇室战争》这类的策略游戏,而卡牌类游戏里也从未出现像《阴阳师》这样在美术上投入巨大,主打日系和风的二次元手游。

也正因为如此,《阴阳师》在上线不久后就获得非常好的评价,迅速引爆社交媒体,实现了“出圈”。上线一个半月,微博#阴阳师手游#话题的阅读量达到11.9亿次,现在几乎每一个玩游戏的人都使用的“非洲人”、“肝”、“SSR”等用语的普及,基本也是因为《阴阳师》的游戏玩家在那一阶段的大量使用。

十一假期前,网易CEO丁磊甚至亲自为《阴阳师》站台,与玩家进行抽卡直播。

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魏武挥也曾是《阴阳师》的忠实玩家,最痴迷的时候,假期睁开眼睛就开始玩,一直玩到睡觉。朋友圈也不刷,微信群也不说话,甚至还边开车边玩过。

“我很少会对游戏这么痴迷,在这个游戏上也花了很多钱,甚至因为充钱够多,有一对一的客服加我微信,给我推荐推出的各种活动。我还问过客服,我花了这么多钱,能不能给我个SSR,客服回复‘抱歉,您只能抽卡。’”魏武挥对刺猬公社说。

魏武挥当时也有这样的群,他和朋友们建了一个“寮”——也就是游戏里的公会,还有一个四十多人的微信群,“谁抽到了一个SSR,就会带动很多人去抽。”

为了获得心仪的式神,玩家们或者通宵“肝”游戏,或者疯狂氪金,小江和室友一起玩的最疯狂的时候,两个人一起刷副本能刷一天,晚上也不下线,拿着手机欣赏式神。而她在游戏里认识一个人,为了获得“辉夜姬”,连刷了几万块。

热度自然带来收入,在App Annie公布的2016年十月份数据中,网易上升了17个名次,超越腾讯成为全球手游收入排行榜的第一名,另一款网易的招牌游戏《梦幻西游》位列第二。

2016年第四季度,在《阴阳师》的帮助下,网易在线游戏的净收入为89.59亿元,同比增长62.8%,创下历史新高。不仅收入可观,在Facebook公布的2016本年度各项最佳游戏评选中,《阴阳师》也位列其中。

此时,上线一年的《王者荣耀》也度过了早期的静默期,开始发力,2016年第三季度,腾讯智能手机游戏收入暴涨,达到约人民币99亿元,同比增长87%,2016年底,《王者荣耀》的日活跃用户超过了5000万,创造了腾讯平台上的智能手机游戏的新纪录。

在这个时候,整个市场上最有希望与《王者荣耀》抗衡的,就是《阴阳师》,虽然游戏类型不同,但毕竟在多个榜单上,《阴阳师》都曾把《王者荣耀》甩在身后。

此外,日本《Fate》系列这个大IP的衍生游戏——《Fate/Grand Order》(简称FGO)由B站代理,和《阴阳师》同期在国内上线,现在已经成为了B站的主要盈利来源之一。今年B站上市后发布的第一份财报显示,季度内游戏业务收入为6.88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97%,而这部分收入中手游FGO的收入占比达到71.8%,

2017,要么氪,要么肝,身体和钱包都坚持不住了

2017年初,阴阳师业原火副本出现了无限刷御魂的bug,由于有些玩家可以利用bug完全无损耗地刷副本,严重破坏了游戏公平性,造成众多玩家不满,大量流失。

而魏武挥决定“弃坑”是因为当时推出的新式神“彼岸花”设定太强,破坏了游戏的平衡性,这让魏武挥很生气。

业原火、彼岸花......这些也许只是个导火索,进入2017年后,《阴阳师》和《王者荣耀》游戏类型不同导致的生长差异逐渐明显,由于“脸黑”长期抽不到心仪式神的玩家耐心逐渐消磨殆尽,转而投入王者峡谷每一局游戏厮杀的快感之中。

从近两年的百度指数来看,也能发现,《阴阳师》只有最初的一次话题爆发,而《王者荣耀》虽然热度已经不及巅峰时期,但依旧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次小的上涨。

“这游戏就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。”小江说,她感到身边玩家大量减少的时候,往往是《阴阳师》与其他作品联动,推出新式神的时候。“因为这时候出的ssr碎片是限定的,如果什么都不做,过了这几次活动,就攒不齐了。”

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《2017年9月阴阳师App研究报告》,9阴阳师用户规模为683万,渗透率降至0.71%,不足峰值的一半,DAU为149万。从第四季度开始,网易游戏的营收跌至80.04亿元,官方给出的原因之一,就有《阴阳师》的收入下降。

而同样由极光大数据发布的《王者荣耀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7年5月的王者荣耀用户规模超两亿,渗透率高达22.3%,5月份日活跃用户达5412.8万人,月活跃用户达1.63亿,较2016年12月数据增长100%。

虽然网易延续《阴阳师》的风格,推出MOBA游戏《决战,平安京》,但已经无法撼动《王者荣耀》的地位,包括今年六月推出的另一款二次元日系画风MOBA游戏《非人学院》,也有些后劲不足。

到了17年的下半年,游戏行业最大的动荡莫过于“吃鸡”游戏的出现。在《绝地求生》风靡全球之后,网易火速推出了“吃鸡”手游《荒野行动》和《终结者2:审判日》,抢占先机的《荒野行动》上线一个月,注册用户超过1亿,日活跃用户超过2000万,《终结者2:审判日》也登顶全球18个国家App Store游戏免费榜。

但随后网易又受到腾讯的“当头一棒”,代理了正版PUBG的腾讯推出两款正版绝地求生IP手游,左手打右手,最后留下了《刺激战场》称霸武林,一如《王者荣耀》在MOBA手游中所做的一样,虽然由于版号问题,《刺激战场》迟迟无法商业化,但《刺激战场》的热度现在已经仅次于《王者荣耀》,一旦开放商业化,必将给腾讯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。

2018,从爆款到小而美,向IP化发展

2018年第一季度,网易财报显示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87.61亿元人民币,相比去年同期下降18.4%。网易给出的理由是“由于自研手游如《阴阳师》和《倩女幽魂》手游的收入贡献下滑”。这也是连续两次财报中,网易提到《阴阳师》的收入下滑。

魏武挥曾在一篇评价《阴阳师》的文章里说,《阴阳师》就像曾经的经典游戏《仙剑奇侠传》,是有剧情的。而《王者荣耀》则像红警,是不需要剧情的。“但网易犯的错误就是,明明是一款仙剑,它非要努力做成红警。”魏武挥在文中写道。

“后期游戏的故事越来越单薄了,但要做成好的IP,必须要有故事,而且是好故事,要有别传,外传,每一个角色要有自己的故事,自己的历史。”魏武挥对刺猬公社说,他曾问还在玩的朋友,阴阳师故事结束了吗,朋友回答说不知道。魏武挥觉得《阴阳师》后期人物变得脸谱化,玩家也不再关心每个角色的故事,而是关心角色的技能。

网易应该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从今年开始,在对《阴阳师》的全链条IP开发上重点发力。

2017年12月17日,在网易”游戏热爱者”年度盛典上,《阴阳师》公布“未来计划”,构筑出包括泛娱乐布局、同人矩阵、全球互通齐头并进的蓝图。进入2018年,网易陆续上线了《阴阳师》IP衍生作品泡面番、漫画与音乐剧。

《阴阳师》制作人金韬也曾在接受“游戏葡萄”采访时表示,从文化的角度来看,《阴阳师》创作的空间是无限的,《阴阳师》里已有的妖怪在无论是中国妖怪文化,还是日本妖怪文化当中,都只算冰山一角。

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《“阴阳师”IP价值分析报告》,伽马数据测算“阴阳师”的IP价值达到468亿元,其中已创造收入仅为91亿元,该IP未来仍具备较高的挖掘价值。

虽然对《阴阳师》怨念重重,但小江还能坚持玩到现在,也是因为没有找到可以替代的游戏,尤其是在人物形象的精美度上,目前市面上的手游暂时还无人能超过《阴阳师》。但《阴阳师》是否真的能从一款爆款游戏,转变成一个文化符号,还是要看网易会投入多大的精力运营。

与此同时,《阴阳师》热度下滑造成的收入滑坡也需要有新的游戏顶上,而网易游戏确实也在慢慢找回节奏,今年陆续发布了《第五人格》《楚留香》《逆水寒》等产品。《第五人格》在首发当日冲上中国App Store免费榜第一,这是抖音当时已经连续霸占17 天的位置。到了04月28日,《第五人格》累计注册用户突破5000万。

而根据网易第二季度财报,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100.61亿元人民币,时隔一年再破百亿,比第一季度多出13亿的收入,也证明了对于网易游戏来说,到了新人交班的时候了。

至于什么时候能再开发出一个像《阴阳师》一样的爆款,估计网易自己心里也没有答案吧。